用尽我的一切奔向你

时间:2019-10-14 09:36:11 作者:用尽我的一切奔向你 热度:99℃

用尽我的一切奔向你  日子在肖络绎不断的忙碌中一天天逝去,庄舒怡、庄舒曼因为肖络绎的供给,双双没有辍学。这是她们后来对肖络绎最大的感恩之处。在庄舒曼眼中肖络绎既是个合格的父亲,又是个合格的兄长。父母辞世后,姊妹俩依旧住在老宅内,老宅周围环境相当恶劣。除了她们居住的那栋楼房是知识分子楼,其余的楼群全都是杂七杂八的住户。那是一片开发区域,所住居民几乎是些城郊地段的农转非户。那里除了房价便宜,别无是处。是个鬼见愁的地方。楼房周边的路面坑坑洼洼不说,冬天来临之际还会形成堆堆冰山。那是附近平房居民倒脏水的杰作,而这杰作又是因为下水道全部被封冻所至。夏天一到,那些倒过脏水的地方就会蚊蝇四起、臭味熏天。这还是能够忍耐得了的事,最令人无法忍耐的则是那栋楼房经常停水现象。经常停水的原因又是此处房屋没有健全的产权。先后几家私营物业部门皆因没有利益可取撤退出境。  一觉醒来已是天光大亮,南柯倏地下了床。庄舒曼已准备好早餐。早餐是米粥、面包、咸菜丝。庄舒曼坐在餐桌旁等待南柯的到来。南柯简单地刷了牙、洗了脸坐到餐桌旁,一点胃口都没有,勉强喝了半碗粥。

用尽我的一切奔向你

  落红第十一章(8)  庄舒怡趴在水果摊位上呜咽起来,弄得南柯进退两难。上前劝阻庄舒怡,又气愤庄舒怡那一巴掌,后退离开,想揭晓肖络绎实况的欲望沸沸扬扬。俗话说打狗看主人,她站在那里不知所措间听到肖络绎说,姑娘,我妹妹近来脾气很坏,多有得罪,请你海涵。我这里代她先给你赔不是了,这些水果你拿去吧,算做我们的补偿。姑娘,你肯定认错人了,回去好好想一想,你要找的肖络绎是个什么样人,你所说的话,我一句都没听懂呢。

  女子对父亲的话将信将疑,却又不能不信。家里一贫如洗,父亲指望过幸福日子还来不及呢。若是此事没有边影,父亲不会这么动怒气。第二天上午,女子来到市场摆好摊位,向肖络绎展开直白问话,络绎,你有妻子对吧?  落红第十章(9)  帅哥辞职后,迅即办理了出国手续。帅哥无法面对南柯。临上飞机前,帅哥拨通南柯的手机,目的是想再听一次南柯的声音,但却没有勇气面对南柯的声音。帅哥走了,南柯清楚,帅哥将会一去不复还。南柯决定忘掉帅哥。而忘掉帅哥最好的办法是离开广告策划部,或寻觅到一个归宿。南柯说到做到,不顾庄舒曼的劝阻、毫不犹豫地离开艾氏公司。此后的日子南柯又回到自暴自弃的日子,经常出入酒吧,陪同下九流男人跳舞、喝酒、逛马路、说变态话。不久南柯结识一个靠卖破烂起家的老头。老头现已是一家废品收购站的负责人,五十几岁的年龄,除了腰板挺拔,一无是处。焦黄的牙齿、脸部像永远也洗不干净、皱纹里夹杂着灰尘、眼角部位有大量眼屎。老头整个一副下里巴人形象。南柯是在一家酒吧认识的老头。老头和各类破烂打了一整天交道,很累。晚上回到家中又是面朝墙壁、独守空房。夜里躺早了,还会引发性器不舒服。老头每当接触到被褥,都会于情不自禁间产生肉欲。于是天长日久形成一种毛病,双手不握住性器无法入眠。但老头很少手淫。老头每当手淫过一次,就会产生头晕目眩感觉,弄不好还会眼花耳鸣。

  南柯没眨一下眼睛,一只手拄着下巴、一只手搭在腿上。她在想心事。早就听人说过监狱里的囚犯专门欺生,以此进行敲诈勒索。她根本没在意这些。刀条脸挑衅她时,她显得相当平静,没有给予理睬。刀条脸见她坐在那里无动于衷,大动怒容,示意几名同党女犯蜂拥而上团团围住她,扒脱她的衣服,企图向她实施暴力,用烟头烧她的肌肤。就在她的内衣被扒脱掉一半的瞬间,她像个被人点了穴道的武林高手,危难时突然挣开穴道、腾空越起。她没有腾空越起,但她却来了个急速飞腿,用力一轮,几名女囚全都四仰八叉地躺到地面上。她拍打一下掌心,随后坐向自家床上。几名女囚有些不服输,从地面上爬起再次扑向她。她这回没有掉以轻心,好虎架不住群狼。她对准一名女囚的眼睛即是一掌重拳出击,那名女囚一声惨叫败下阵脚。有两名女囚捋住她的头发、另外一名女囚死死抱住她,刀条脸见状,左右开弓扇了她几记耳光。她被着实激怒,向后猛踹一脚,那一脚恰好踢中其中一名女囚的会阴部位,那名女囚即刻松开她的头发,另一名抓着她头发的女囚,走神间被她用脑勺撞击到鼻梁处,随之松开她的头发。紧紧抱住她的女囚,被她咬坏一面脸颊,松开了她的身体。战败虾兵蟹将,她怒目而视,猛虎下山般扑向刀条脸。刀条脸其实是个没用的草包,被她几个回合压向身体底部。她用尽气力出击刀条脸。刀条脸被打得一声声喊娘的时辰,值班监警喝住她,刀条脸才获救。  返回寝室的苑惜,经过这场人生的洗礼变得愈加坚强,没有哭泣。得知她是个给人送来送去的角色,发誓要活出人样,不能被世人瞧不起。一落生就成为可怜角色,她不能让这可怜角色继续扮演下去,否则生存还有什么意义可言呢?她不可能爱上残疾哥哥,残疾哥哥向来都凶巴巴,瞧她不顺眼时,还会用拐杖打她。因为他身患残疾,她从未和他计较过。现在养父母自私地决定要她嫁给他,她无论如何不能接受。她清楚拒绝养父母的安排,就等于拒绝养父母的经济供给。眼看兜里的钞票微乎其微,连用餐都受到威胁,别说是做其它事情。她只好利用休息日为人做家教赚得微薄利益维持生计,但她很满足。此外,她创作出许多画幅。花鸟鱼虫在她的画幅中栩栩如生。她将它们拿到市场上以低廉的价格卖掉,她很心疼。但她想尽快脱手那些画幅,只能价格低廉些。她没有时间穿梭市场。虽说事后很后悔,但看到手中的钞票,悔意顷刻间瓦解。目前钞票对她来讲非常重要。她要靠钞票活命和奔赴美好前程,钞票是她成功的阶梯。半年的时光很快逝去,虽说生活很艰难,但她没有抱怨。靠自己的劳动生存,她觉得很有意义。可没想到养父母在她未愈的伤口处撒了盐。一日傍晚她返回寝室,人还未着床,庄舒曼急忙递给她一张便条。她向便条上大致浏览一眼,顿生紧张。便条上写着养父病危。  肖络绎说出这等风马牛不相及的话,陈尘的目光望向立在旁侧的庄舒怡。庄舒怡眉头紧蹙发出一声哀叹,然后告诉陈尘,陈尘,你的老师患了失意症。除了新结识的人或事他还记得外,从前的任何事,他都记不得了。就连我他也认不出是谁,只是见我对他如此关爱,凭感觉相信我是他的一个亲人。仅是失意,我已很满足,总比疯癫强得多。

  对庄舒曼的关爱,杜拉感激备至。为了不再打扰庄舒曼,杜拉甚至要搬出去独居,被庄舒曼阻止住。庄舒曼认为,杜拉若是离开肯定会病情加重。与杜拉居住一道的日子,虽说受到某种拘束,但还是非常快乐。几名要好女生中,仅剩下杜拉在身边,庄舒曼更加珍惜和杜拉的感情。为杜拉盛好菜肴,庄舒曼、南柯先行开了饭局。南柯在监狱的一年中,很少吃到可口菜肴,庄舒曼将菜肴端上餐桌的时候,南柯像个没见过菜肴的外星人,目光紧紧盯向餐桌上的菜肴,险些流出口水。庄舒曼不免一阵心酸。若是没有发生那件事,南柯现在会和她、杜拉、奔红月一样取得学士文凭。为了缓解用餐气氛,她提议每人唱一手欢快的歌。南柯如令而行地唱了“外婆的彭湖湾”,她唱了“水手”,其中一句“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擦干泪,不要问为什么……”掀起了用餐高潮。南柯居然一口气干掉满满一杯啤酒,吃掉多半盘凉菜。南柯的脸部充满愉快感觉,可这种愉快感觉在脸部一闪即逝,南柯趴在餐桌上放声嚎啕起来。哭声比嚎丧还要悲切。她没有料到刻意制造的欢乐气氛,竟然变成悲哀场面。受其感染,她也趴在餐桌上大肆嚎啕。两个人的哭声交相辉映。两个人哭过、哭累,停止住哭泣。一场大悲大鸣,让她们觉出轻松许多,她们举起杯子干了杯中酒,结束餐饮。  艾赢落出大颗泪滴,趴在办公桌上一顿一顿地哭出声音。庄舒曼被哭声钉在愿地,好半天没发出气息。一个公司的领袖人物怎么能毫不顾忌地哭出来,让下属知晓没面子是小事,关键是尊严丧失殆尽,日后难以服众,尤其是公司这等鱼龙混杂之地,稍不留神就会弄得人仰马翻、永无翻身之日。艾氏祖传企业怎么着,照样被人想计谋侵吞掉变成张、王、李、赵任何一姓氏企业。人的能量用在夺他人幸福为己乐事宜上多一些,而用在创业方面少一些。巧夺天功、好逸恶劳,是人的一大弊端,但人一直以来乐此不疲。从古到今人都是在争略中成长、在争略中受伤、在争略中死去。  一切对校长来说好比春天的嫩芽那般爽目。而对肖络绎来说一切都好比晚秋的枯叶那般凄凉。一场决斗以肖络绎失败而告终。肖络绎自然不甘心,可不甘心也得甘心。谁让你后台没人家后台硬呢。肖络绎的后台非但不硬,而且还是个随风倒的墙头草。人家一定乾坤,马上点头迎合,完全忘记自家培养对象会面临怎样的遭遇。日后肖络绎找到他,他一笑了之,说肖络绎毕竟也是副职,校长纵然诡计多端,也不能怎么样肖络绎。  落红第六章(2)

用尽我的一切奔向你

  陈尘乘坐一辆出租车抵达郊区,又费尽周折攀缘上山脚来到洞穴,向洞穴处喊了几声“老伯”,没有回音。他觉得好生奇怪。往日老人就是在睡眠中也会相当警觉,未等脚步声临近洞穴,老人就会发出一声轻咳,随后拿起猎枪走出洞穴。今日他喊了几声“老伯”,也没有反响。他内心充满恐慌。这里不但没有庄舒曼的身影,而且连老伯都不知去向。他为自己判断失误感到由衷的懊悔。按着他先前想象的情景,应该是老人、庄舒曼围坐在篝火旁。可是没有。洞穴内外死寂沉沉,他感到有些恐慌,从兜内掏出手电筒,大着胆子走进洞穴。洞穴内发出一股呛人的霉味。他捏住鼻子,强迫自己向里面深入走去。就在他来到火炕近前,他发现老人直挺挺地躺在那里,他大着胆子试了下老人的鼻息。老人早已没有鼻息,老人死了。电筒的光泽顺次向老人脸上照去,发现老人躺在那里的情态很安详,断定老人是正常死亡。老人已经死亡,这一点毋庸置疑。他干吗要惊扰老人的魂魄呢?他疾步退出洞穴。从洞穴出来后,将洞穴用一块石板牢牢封死,以免洞穴内进入野兽吞噬掉老人的尸体。然后他双手合十向苍天祈祷,希望老人的魂魄早日升入天堂。  时尚、另类穿着,陈尘最为讨厌。仅仅为了衣着的缘故,陈尘判了几名要好女生死刑。因此陈尘锲而不舍追求庄舒曼的时日,奔红月连连警告庄舒曼,说陈尘是个多事之秋,这样的男生往往在爱情方面不会成功。想到这些往事,奔红月拍了拍庄舒曼的肩胛会心地笑了。那笑靥意味深长。庄舒曼对奔红月的笑靥领悟颇深,清楚奔红月是在笑她的新潮服饰。自从陈尘从身边离开,她的确变了,变得令知情者相当陌生。凡是时髦的用品,她都喜欢购买回来。她是想通过改变自己,忘掉陈尘。可能否忘掉陈尘,只有她心灵深处最清楚。迄今为止,她心灵深处依然存有陈尘的影像,赶不走、驱不掉。尤其是在闲暇时光,陈尘像个精灵出现在眼前,她就会沉浸在对往事的追忆里,直到困意袭来,才会收住对往事的追忆。两行热泪顺着眼角流淌下来的瞬间,她自语道,爱情太残忍,为何我还要如此痴迷。

  老头脸上露出笑容,笑纹里的泥巴分明地突显出来。老头没有讲实话。老头说南柯醉倒在路旁,周围有几个地坯调戏她,他看不过眼,赶上前轰走地坯,将她带回家中。他的谎话杜撰得很利落,听起来不似有虚假的成分。她很感动,感动之余,她提出一个令他灵魂颤栗的问题,她说,我可以在这里住下来吗?  肖络绎听后居然大笑起来,然后对女子说,我只有个妹妹,哪有什么妻子。你误会了,一定是误会了。  庄舒曼极力回忆肖络绎近期的一些反常现象。她要从期间找出线索,以此诠释心中郁结。在肖络绎向她阐述姐姐入院时,她发现肖络绎的目光明显错乱,不再有令她生厌的目光。不仅如此,她还看到肖络绎紧皱的眉宇。她当时急于赶去医院探望姐姐,没有在意肖络绎的表象。回忆起肖络绎的表象,她感到肖络绎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隐瞒她们。否则,他不会做出这等绝情的事。思来想去,她觉得有必要对肖络绎进行一番调查,尽快破译迷津。肖络绎的确是个难以破译的迷津,从一种集中的和弦跳入散漫的乐曲中,期间的转换过程是那样神速,令人促不及防。他怎么会由一个热血男儿,突然变得如此冷血呢?她不由得发出哀叹,随后为庄舒怡洗好毛巾擦了脸,又为庄舒怡打来饭菜,强迫庄舒怡吃下饭菜。见到饭菜,庄舒怡禁不住触景生情,以往下班回到家中疲惫之际,他会端来饭菜喂向侧卧在床上的庄舒怡,有时庄舒怡下夜班,困意袭来不想清洗卫生,他会微笑着打来温水端到卧室,为已躺下的庄舒怡清洗脸、脚。一股暖流潮水般涌遍庄舒怡的周身,庄舒怡感到自己是世上最幸福的女人。

关于用尽我的一切奔向你跟用尽我的一切奔向你的相关文章以及介绍内容用尽我的一切奔向你有小编来给大家讲解,
本文链接:http://mp3boyz.comljll2kqw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请联系本站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