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派

时间:2019-10-14 15:57:37 作者:少年派 热度:99℃

少年派  康南的手垂了下来,他走过去,站在江雁容的面前。  “你别胡扯,公正一点好不好?”江雁容大声说。

少年派

  “来,让你看靠我的手艺,”康南微笑着说:“以前在湖南的时候,每到请客,我就亲 自下厨,炒菜是一种艺术。”  江雁容望望那两片花瓣,并不伸手去接,又把眼光调回到康南的脸上。她的眼睛亮了, 那抹惊惶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梦似的光辉。她定定的看着他,苍白的脸全被那对 热情的眸子照得发亮,小小的嘴唇微微悸动,她的手抓住面前的一张椅子的扶手,纤长的手 指几乎要陷进木头里去。

  没多久,江雁容发现家里热闹起来了,许多江仰止的学生,和学生的朋友,开始川流不 息的出入江家。江麟和江雁若都卷进了这批青年中,并且把江雁容拉了进去,他们打桥牌, 做游戏,看电影……这些年轻人带来了欢笑,也带来了一份年轻人的活力。家庭中的空气很 快的改观了,日日高朋满座,笑闹不绝,江麟称家里作“青年俱乐部”。江雁容冷眼看着这 些,心中感叹着:“妈妈,你白费力气!”可是,她也跟着这些青年笑闹,她和他们玩,和 他们谈笑,甚至于跟他们约会、跳舞。她有一种自暴自弃的心理,这些人是母亲选择的,好 吧,管你是谁,玩吧!如果得不到康南,那么,任何男孩子还不都是一样!于是,表面上, 她有了欢笑。应酬和约会使她忙不过来。但,深夜里,她躺在床上流泪,低档的喊:“康 南!康南!”和这些年轻人同时而来的,是亲友们的谏劝。曾经吞洋火头自杀的舅舅把年轻 时的恋爱一桩桩搬了出来,以证明爱情的短暂和不可靠。一个旧式思想的老姑姑竟晓以大 义,婚姻应听从父母之命,要相信老年人的眼光。一个爸爸的朋友,向来自命开明,居然以 “年龄相差太远,两性不能调谐”为理由来说服江雁容,弄得她面红耳赤,瞠目结舌。…… 于是,江雁容明白她已经陷入了八方包围。凭她,小小的江雁容,似乎再也不能突围了。两 个月后。这天,康南意外的收到江雁容一封信。  清晨,李立维从睡梦里醒来,发现江雁容蜷缩在床角里睡着了。被单上泪痕犹新,脸上 布满了委屈和受辱的表情,一只手无力的抓着胸前的衣服,显然是哭累了而睡着了。想起了 昨夜的事,李立维懊悔的敲了敲自己的头。“我疯了!”他想:“我不知道在做什么!”望 着那蜷缩成一团的小小的身子,和那张满是泪痕的小脸,他感到心脏像被人抽了一下。他了 解江雁容那份纤弱的感情,他知道自己已在他们的婚姻上留下了一道致命伤。俯下头,他想 吻她,想告诉她他错了,但他不忍再惊醒她。拉了一床薄被,他轻轻的盖在她身上。悄悄的 下了床,他到厨房里去弄好早餐,她依然未醒。“可怜的孩子!”他怜爱而懊悔的看着她: “我错了!”  他握住她的手,她的手冰冷。

  大专联考后的一星期,程心雯来找江雁容一起去看电影。从电影院出来,她们在街头漫 步走着,江雁容知道程心雯有一肚子的话要和她说,而在暗中准备招架。果然,程心雯开始 了,劈头就是一句:“江雁容,康南到底有些什么地方值得你爱?”  马上,部份同学合唱了起来,接着,全车的同学都加入了合唱。她们才唱了几句,立刻 听到另一个车子里也扬起了歌声,显然是想压倒她们,唱得又高又响,唱的是一首不久前音 乐课上教的歌:“峥嵘头角,大好青年,献身社会做中坚。… ”  接着,是参加喜宴,江雁容坐在首席,食不知味。江太太温柔的眼光,不时怜爱的扫着 她,引起她一阵惜别的颤栗。有的宾客来闹酒了,满堂嘻笑之声。她悄悄的对李立维看过 去,正巧李立维的眼光也对她扫来,他立即对她展齿一笑,并挤眼示意叫她多吃一点,吓得 她赶快低下头去,暗中诧异李立维居然吃得下去。新郎新娘敬酒时,又引起一阵喧闹,连带 程心雯也成了围攻的目标,急得她哇哇大叫……

  “有你,我就有整个的世界。”  “自由记载:叶小蓁又宣布和我绝交,但我有容人气度,所以当她忘记了而来请我吃冰 棒的时候,我完全接受,值得给自己记一大功。做了半学期风纪股长,我觉得全班最乖的就 是程心雯,但训导处不大同意。”  “嗯。”江雁容沉默了一会儿。  “叶小蓁还不是缺德,怎么想得出来选程心雯做风纪股长!”周雅安说。“这下好了, 全班最顽皮的人做了风纪股长,最偷懒的人做了服务股长!”“我包管这学期有好戏看!” 周雅安说。

少年派

  周雅安握住江雁容的手,也悄悄说:“你有个最好的选择,幸福中别忘了老朋友!明天我们要到成大去注册了,别懒,多写 两封信。”  江麟看到门外是她,就作了个鬼脸说:“大小姐回来了!”江雁容走进来,反身关好了门。江仰止在×大做教授,这是×大的 宿舍。前面有个小得不能再小的花园,虽然他们一再培养花木,现在长得最茂盛的仍然只有 棕榈树和美人蕉。走过小院子,是第二道门,里面是脱鞋的地方。这是一栋标准的日式房 子,一共四间,每间都无法隔断。前面一间八席的是客厅和江仰止的书房,后面是江仰止和 妻子赵意如的卧室,旁边一间做了江麟的房间兼饭厅,最后面的是江雁容、雁若姐妹的房 间,是到厨房必经之路。江雁容脱了鞋,走上榻榻米,立即发现家里的空气不大对,没有闻 到菜饭香,也没听到炒菜的声音。她回头看了江麟一眼,江麟耸耸肩,低声说:“妈妈还在生爸爸的气,今天晚饭只好你来做了!”

  妹妹又拿了张奖状回来,妈妈说:“叫我怎能不偏心,她是比别人强嘛!‘思想像一只野马,在窗外驰骋遨游,我不是好的骑师,我握不住缰绳。谁知道我心中有 澎湃的感情。谁知道我也有希望和渴求?  到哪里?天地之大,她却无处可去!  康南看着她,然后轻轻托起她的下巴,他的嘴唇轻触了一下她的,十分温柔。“我要 你,小容,”他低低的说,他的手在发抖:“我要你。”他用嘴唇从她面颊上擦过去,凝视 着她的眼睛,她的睫毛半垂,黑眼珠是湿润的。“告诉我,你永不会属于别人,告诉我!”

关于少年派跟少年派的相关文章以及介绍内容少年派有小编来给大家讲解,
本文链接:http://mp3boyz.comljlvorpz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请联系本站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